火影:終結穀二柱子奇跡般認輸,你知道真因嗎?要不是太子沒有下死手,二柱子早就涼了

 

全場你最有種了,安利好看動漫,打破次元障礙!大家好,我是ACG守護者~CoCo醬~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我將帶頭沖鋒!

 

從佐鳴分別代表精神力量和肉體力量開始,我覺得岸本其實不是在寫友情,查克拉之果像伊甸園的蘋果,從六道仙人開始身心分離出現兩個族群連年戰爭到佐鳴的和解,岸本其實在寫人與人,身與心,佐鳴大戰其實是一個人內心衝突寫照以及最終自己與自己的和解。

反正看的時候哭得稀裡嘩啦的,所有外部的衝突全都源于內在的衝突啊,帶土被斑利用,長門曉組織被帶土利用,鼬被團藏利用,佐助被大蛇丸利用,忍界戰爭一次又一次爆發這都是在映射現實世界,但是作者最後的答案是,一切的衝突都來自于人類內心的憎恨(九尾就所有憎恨能量的幾何體),查克拉的來源是是人類的情緒{穀欠}望,當內心歸于平靜,查克拉來自何方?

仙術查克拉嗎?佐鳴合體大戰查克拉之母。這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爭,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拯救自己。這都上升到忍者與禪的層次了。

從鳴人在真實之瀑的接受自己,到戰場上甯次之爹,到歲土轉生的鼬幹掉修成仙術的小眼鏡與佐助告別,從帶土與卡卡西和解,到佐鳴大戰,我看到的就是這些。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吧。

鳴人對他從未放棄過的愛,在佐助面前一遍遍肯定,而佐助感受到了。

通觀全作佐助人生裡追逐在乎的人就兩個,一個是鼬,一個是鳴人,而這兩個人都是愛他的。

已經辜負鼬一次,不可以再辜負鼬第二次。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辜負鳴人。當年佐助離開木葉並且不肯殺死鳴人來奪取萬花筒寫輪眼向鼬復仇,給自己的解釋是,我才不要按你的話按步做呢。

為了復仇佐助可以用任何手段,他的目標,他的忍道都是圍繞復仇展開,但為了鳴人,這點卻可以給自己找解釋。只在鳴人身上,佐助的「無所不為」才會變成「有所為有所不為」,他不向任何人妥協,卻會為了鳴人改變,很厲害的。

可見在佐助心裡鳴人的存在高于仇恨,這是佐助對鳴人的愛,很隱晦但存在。

當年佐助離開木葉不肯殺鳴人是如此,終谷一戰向鳴人妥協還是如此。

不管這種愛是友情之愛還是愛情,但可以肯定佐助在他一生追逐的兩個人身上都得到了這份救贖。宇智波一族向來重情,背負罪責是如此,放下也是如此。

終結谷之戰,要不是太子沒有下死手,二柱子早就涼了,很明顯鳴人的實力是更高的一方。

1.蛤蟆一口仙法打中六道帶土的求道玉,在場所有人裡,只有鳴人和扉間一眼看出仙法能打六道,鳴人凝聚仙法螺旋丸,扉間飛雷神配合鳴人直接打傷六道帶土,兩人全程零交流,而佐助和水門還在原地納悶為什麼六道帶土會被打傷。這就是佐助戰鬥智商更高?

2.六道帶土赤陽陣困住所有人,接著凝聚超大尾獸玉準備清場,在所有人開始絕望之際,鳴人從水門的話中發現飛雷神的轉移規則,從而借助水門和九尾的查克拉聯繫,用集體飛雷神救了在場所有人,這個方法連精通飛雷神的扉間和水門都沒想到,而佐助只想著逆向通靈逃跑。

3.終結穀大戰,佐助把鳴人按在地上錘,最後時刻,佐助下殺手準備殺死鳴人,看似放棄抵抗的鳴人趁輪回眼空擋直接一拳打飛佐助,瞬間翻盤。面對吸收八隻尾獸查克拉,堪比六道仙人的佐助,沒有更高的戰鬥智商鳴人根本沒辦法和佐助打到五五開,甚至小贏一把,比佐助搶先一步蘇醒。

要不是鳴人沒有 殺心,佐助早就涼了!

我們把自己代入二柱子來看,假如要打一架,先做實力對比吧:

雷遁被風遁克制;

尾獸外衣對火遁天照免疫;(應該是事前不知,但戰鬥中發現)

幻術對人柱力無效;

自己不會回血,鳴人會回血;

自己查克拉量遠少于鳴人;

自己回藍需要用輪回眼抽取8.5只尾獸,鳴人自動回藍;

兩人都有高達;

輪回眼技能多,但不熟練甚至幾乎沒用過,需要摸索,然而這是決戰;

輪回眼在釋放天照的左眼上,一旦左眼使用過度或受傷,右眼的加具土命就是個廢技能;

天手力雖然鳴人已知,但仍舊能出其不意;

由于寫輪眼,體術上會有一定優勢;

嘴巴沒有鳴人會說;

佐助要殺鳴人但鳴人沒有殺心。

此為不完全統計,我們可以看出,佐助基本上是完全處于劣勢的。就光這樣還要和鳴人剛正面就已經說明了佐助的戰鬥智商相當有限。

上兵伐謀,你一脆皮刺客跟他個法坦剛什麼正面?看看你們斑祖宗,詐死熬死了大柱子兄弟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如果是我,我就直接認輸,你當你的火影,我娶了小櫻大蛇丸香磷,這三個女人一個不會老,一個科學家幾乎不會死,一個漩渦一族,顯然一個比一個適合生孩子。不消幾十年,宇智波一族復興,而你大鳴子就這智商和能力基本上得累死在火影的位置上,這時候弄不死你個鳴人?

啊,什麼?非要打?

那也不是完全沒勝率。

我們先看佐助那些僅有的優勢,我們以兩人開打前來算:

以為天照能傷到鳴人;

寫輪眼的動態視力鳴人是沒有的;

天手力還是有用的;

鳴人不想也不會幹掉佐助。

所以,一開始我們的思路不是高達對轟,而是用天照擊殺鳴人。所以直接近身戰鬥,基本上打得和原著差不多,直到發現天照對九尾外衣無效。

那天照就基本上可以放棄了,這時候還剩3個優勢可用。

這時候怎麼辦呢?

對了,我們有個裝遁還沒用過,這個時候當然不是用來裝逼,而是用來——假裝自鯊!

用絕望的寫輪眼看著鳴人說:我以為的唯一手段,天照也無法打敗你,我輸了,鯊了我吧鳴人!我的理想,忍界的變革無法實現了。

鳴人這時候肯定一臉懵逼,怎麼好好的我們打著玩兄弟你就想不開了呢?要不要我用色誘術試試?

「鳴人你再不動手我自己來!」舉起手手假裝自鯊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